[field:typename /]

古代拼多多的受害者们如何维权?

[发布时间:2019-09-23]  

古代拼多多的受害者们如何维权?

  引言:拼多多假货的问题点燃了中国人民对产品造假的怒火,也引发社会对产品质量的关注。作为“世界工厂”,中国人民一直为自己的制造力而骄傲。但不可否认made in china已经成为了假货的代名词。而假货和市场消费能力以及市场管理体制息息相关,无论古今。我们依旧杜撰两个故事,用假的故事阐述真的历史。
  汉朝的消费者

  自从那个叫做桑弘羊的人上位之后,我们的日子可就惨了。皇帝陛下非常热衷于对匈奴发动战争,连续不断地用兵大漠。节节胜利的同时也意味着需要大量的金钱去封赏和抚恤将士。这下不但花完了先帝留下的积蓄,还把赋税也给提高了。就算如此,军费依旧不够,于是陛下采纳桑弘羊的建议实行盐铁和酒的专营。

  桑弘羊开启了两千年的专卖制度


  这下算是开启我们的悲惨生涯。每个人祭祀先祖都需要用酒水,每个人都需要铁去做农具,每个人都需要盐巴去做饭。这些是我们汉人的必需品。以往我们如果在一家店铺买到次品,大不了换一家店。如果这类黑心店家不幸遇到有本事的游侠,那么一怒之下砸了他家店铺都是有可能的。这是我们汉人从战国传下来的任侠风气。

  可现在谁能换?谁敢砸?我们要买盐、铁、酒只能去朝廷规定的店铺买。价格翻好几番不说,质量还差的要死。隔壁老李家的锄头一年换了好几次,因为铁的质量实在差,太硬太脆。一看就知道没有认真在做,偷工减料的厉害。盐巴的味道也是怪怪的。现在每天吃饭都是味同嚼蜡,食之真心无味。


  汉人的食盐产业被逼回原始晒盐


  农具可以勉强用着,祖先那边只能说对不住不是子孙不愿意给好酒。可是,盐巴是我们每天都需要的东西。好在我们村离海不远,可以抄近路去海边晒盐。没想到盐的销量直线走低,让我们这里的盐铁官员察觉到了不对。在一次晒盐的过程中,我们被那该死的盐铁官带人给堵了个正着。我们市区晒盐的,没有准备任何武器手无寸铁的前提下被对面打得落花流水,连带头的村长都被抓走了。剩下的人头破血流,我身上也挨了一棍,被迫逃回村子。

  这件事情让全村炸了锅。这次我们决定不再退让,汉家男儿外御匈奴,也能内抗暴政。我们集结起全村的能拿起武器的壮丁,带上弓箭、长矛、环首刀甚至一些盔甲。大汉国律令,所有行过冠礼的男子都在边境待过几年,我兄长甚至射杀过匈奴骑兵。同乡的默契又让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作为军队必要的秩序。

  汉军主力是各地的动员部队,所有成年男子基本都服过兵役。汉代民间武器管制也不严格,百姓能弄到刀剑甚至盔甲

  我们一路杀到监狱,狱卒直接被吓散。在牢里我们找到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村长。据说那个叫做张汤的酷吏发明的刑法在他身上用了很多。村长平时待大家很好,犹如父子,他被如此对待这事决不能这么罢休。我们直接冲进衙门,找到那该死的盐铁官。从他家里,我们搜出了好多黄金。一个盐铁官员的俸禄绝对没有这么高。我们就动了私刑,逼问他怎么回事。谁知看上去很强势的盐铁官,根本扛不住几下打,全都招了。朝廷的盐铁价格本没有这个昂贵,是他擅自加价,并且偷工减料才搜刮得这么多。

  诚然盐铁专营给汉朝带去许多收入,但也养出大批贪官污吏


  合着我们一切痛苦的来源都是这小子!我在怒火中烧下,把那混蛋按在地上,一拳接一拳地打在他脸上。他苦苦求饶,说什么盐铁官全都这么干;他拿这么多很大一部分是要给上级“疏通”用;他拿的这点在同行里真不多之类的。我哪管这么多,想想这些年吃得苦,想想我被打破的头,还有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的村长,我打他打得更凶狠了。等我气消了,这家伙也没气了。

  最终村长还是没能挺过来。朝廷为了不把事情闹大,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那个盐铁官,并对老村长的家人做出丰厚的补偿。我也没被治罪,反而获得好多黄金作为奖励。可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又来个新的盐铁官。好在他知道前任的下场,对我们晒盐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也就不去为难他,毕竟人家也有一家老小,这年头都不容易。

  明朝的消费者

  我是福建省漳州下属一个小县城的农民。闽南地区那真心是穷的吓人,别说和江南比富裕,就是和贫瘠的塞北比也不敢言胜。偏偏这么穷的福建却在骗子数量上让其他省份所不能企及。你去集市里买一只鸡,会发现鸡冠是被涂成红色的——压根就是一只病鸡。你去店家买一罐牛奶,会发现那根本就是虫子的汁液,而非真正的牛奶。你去药铺买药,会发现药物里有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成分,一些外省人过来吃了直接拉肚子。

  好在福建靠海,我们就以宗族为单位,轮流出海谋生计,顺便做点生意。朝廷虽然在月港那边开了贸易点,可只许特定的船只类型以及固定的商品贸易。我们作为一般民众自然无法吃到“肉”,走私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地方县令基本都拿过我们的好处,对这类事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真把我们逼急了,我们不介意客串一把“倭寇”,让老爷们知道什么叫官逼民反。目前为止,在“倭寇”和“金钱”两者之间大部分老爷都选择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