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typename /]

胡旋舞:舞乱大唐?

[发布时间:2019-09-24]  

胡旋舞:舞乱大唐?

立国二百八十九年的大唐王朝,至今令人神往,因为其在古代诸王朝之中,独有一股国际化的魅力。此魅力一大表现,则在于其文化艺术的"中外合流",当唐诗大量传入异域他乡之时,异域他乡的舞蹈音乐也在踏着节拍进入长安,其中有一舞樂,特别驰名,这种驰名度,很大程度上又在于,它有一批十分有名的舞者:唐玄宗、杨贵妃、安禄山……

西域舞

中华舞乐的历史源远流长,在上古时期,就已有许多的舞乐出现,如伏羲氏时期的《扶来》,神农氏时期的《扶犁》,少皞氏时期的《九洲》等,但这些舞乐都有一大特点,或者说一个局限点:实用性。

按照今天人们的理解,舞乐是拿来放松的,不求实用性,但求娱乐性。上古时期则不然,彼时的人们,所创舞乐,多为祭祀求神之用,姑且可以称之为"神舞"。这些"神舞"都有一套规矩,不是随便哪个人随便哪个时候想跳就跳,而且跳了之后,还会被认为可能影响天下安危。

这种实用性的舞乐风格,在夏商时期一度受到巨大的动摇,这两个王朝的文化带有浓重的去实用性色彩,娱乐化的舞乐,曾经占据主流,考古所发掘的商代坟墓中,殉葬者就多有从事此类舞乐之人。这种变化的原因,大约在于夏商时期,上层阶级可运用的权力与资源达到了一个节点,让他们得以去追求"声色犬马"。

待到西周建立,中华舞乐的风格,又回到了实用性的路子上来。传说中那位功德堪比天地的周公旦,在制定分封制等纲领的同时,也将舞乐当作了天下的秩序之一。周天子能欣赏的舞乐,一个诸侯王是绝无资格去效仿的,否则就是谋逆。而即便是周天子欣赏的舞乐,也是严肃庄重,容不得有半点的轻佻。

只是这种舞乐,事实上并不受人欢迎,特别是那些诸侯,大多是强忍困意,在眼皮子打架中撑过去。与此同时,民间的舞乐却在以另外的路径在发展,不同于天子、诸侯所享受的宫廷舞乐,民间舞乐没有那么多的政治任务要负担,娱乐性就是最大的任务。

如战国时期的魏文侯,就曾表示:"吾端冕而听古乐,则惟恐卧;听郑卫之音,则不知倦"——我一听那种宫廷舞乐,就害怕会打瞌睡,一听郑国、卫国传来的民间舞乐,就兴奋得不知疲倦。

齐宣王则曾在孟子面前坦陈:"寡人非能好先王之乐也,直好世俗之乐耳。"——我对那些干巴巴的宫廷舞乐全无兴趣,我喜欢的是轻松有趣的民间舞乐呢!

故而,尽管孔子哀呼:"礼崩乐坏",中华舞乐,特别是宫廷舞乐的潮流,依然在不可阻挡地朝着娱乐化方向发展。

彼时便有一种颇具娱乐性的舞乐,存在于距离中原地区千里之遥的地方,那就是西域舞乐。根据考古发现,这片广袤而神奇的土地上,舞乐存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五千年以前。西域分布着众多的民族,文化多元而不单一,政治松散,舞乐也就甚少有官方的条条框框来加以限制,在技艺上自然有长足发展。这种技艺的代表,就是将舞乐中极具表现性的"旋转"动作,在音乐配合下,练习到让舞者如风一般的地步。

那就是"胡旋舞"的意思:西域胡人所跳之舞,特点是旋转如风。

只不过,这种西域舞乐传入中原,尚需时日。在齐宣王追求娱乐化舞乐之后大约两百年,方才有一位张骞,受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开启"丝绸之路",让西域舞乐随着使者、商旅,走过沙漠,到达中原。

"胡旋舞"一词,最早出自于晚唐历史书籍《通典》,但这并不意味着其舞也是晚唐时期方才传入。按照史书记载,在西汉中后期,宫廷之中就有若干舞者很可能习得了"胡旋舞"的技艺。比如那位绝色的赵飞燕,史称其能在一掌之地起舞,那么起舞的方式,大约便包括旋转。到了东汉时期,西域舞乐更是盛行,如那位"鼎鼎大名"的汉灵帝,便是:"好胡服、胡帐、胡床、胡坐、胡饭、胡空侯、胡笛、胡舞。"

随后中华历史步入了三国混战时代,短暂的西晋,以及长达三百余年的乱世,大量异族迁居中原,带来许多异族文化,对中原文化造成强烈冲击,待到大唐王朝建立之时,唐太宗下令所定的宫廷音乐十部中,便只有两部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汉乐,其余多为"胡乐"。

大唐乱

前文所言"胡旋舞"乃是广义,是对于西域舞乐一种代表技法——旋转的统称,狭义所言"胡旋舞"则是在大唐王朝时期,由西域康国所传来的一种西域舞乐。

西域康国,大约位于今日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城,属于中亚地界,距离彼时的长安至少有两千公里之遥。在古代,这是一个可怕的距离,但更可怕的是,早在西汉时期,中原王朝的影响力就已远至那里,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就通过这里中转,彼时康国名为康居。到了大唐王朝时期,此国连同另外八国归附,称为"昭武九姓"。由于地处"丝绸之路"的中间地段,又是希腊罗马文化、东方文化、印度文化、伊斯兰文化诸文化的交汇之地,"昭武九姓"在舞乐上很有一套,其中特别有一套的,就是康国的"胡旋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