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typename /]

“东山再起”的东山究竟在哪儿?

[发布时间:2019-10-05]  

“东山再起”的东山究竟在哪儿?

"东山再起"的典故出自《晋书·谢安传》,指的是东晋名士谢安重新出山做官的故事。相比较,"东山再起"的主人公谢安的名气,比"东山"要大得多。东山再起后的谢安,指挥了东晋与前秦那场著名的淝水之战,委任自己的亲戚为大将,领兵迎敌,击败了苻坚的百万大军。

在绍兴上虞上浦镇境内有一个水陆皆通的山,叫东山。四十几岁前谢安都隐居于此,于是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谢安山。

在海南,也有这样一座东山。海南岛东海岸的万宁市,有一个海拔只有184米的东山岭,却成为"海南第一山",风光迤逦,游客众多。它的成名,仰仗着宋朝名臣李纲,也就是岳飞的老师,曾被贬于此,遂奉诏回京,重新启用。当地人把这个典故套上"东山再起",吸引游客。很多失意之人特意特地到海南登东山。

有籍可查的典故,到从游人如织的景点,似乎"东山"的地理坐标开始模糊起来。那么,"东山再起"的东山究竟在哪儿?为此,看历史编辑部把目光聚焦到了成都平原以东的山系。这时,我们看见的"东山",不再是一座孤独的山,而是一片泛指的扇形区域。它的形成和脉络,让"东山再起"不再只是个有典故可说的成语,而是一种见证。

东山在哪儿?

大约在距今300-200万年前,在地质年代第三纪末第四纪初的"喜山运动"时期,龙门山脉大幅抬升,同时龙泉山脉处于隆起状态,处于二者之间的"前陆盆地"急剧下沉,形成成都盆地。之后,发源于龙门山脉的数条河流携带泥砂奔涌而来,形成八个冲积扇,它们重叠联缀而成复合冲积扇平原,最终形了成都平原的平地区。然而,这些河流似乎商量好了似的,它们奔流的路线全部遗弃了平原东侧的一块"扇形"地域。

这片"古老"的扇形地域,成都人习惯称之为"东山"。它位于成都以东,北以毗河为界,南以府河为界,东以龙泉山为边缘。虽然称"山",然而在成都以东到龙泉山的广阔地域,"均黄土小坡,实非山也。"(傅崇矩《成都通览》)

成都人习惯称呼的"东山",由五个场镇组成:西河场(今龙泉驿区管辖,现名:西河镇)、镇子场(今龙泉驿区管辖,现名:洛带镇)、石板滩(今新都区管辖)、廖家场(今青白江区管辖,现名:清泉镇)、龙潭寺(今成华区管辖)。成都人称:"东山五场"。明末清初,客家人从粤东北入蜀,在成都附近东山形成了客家方言区。

在丘陵区的东缘即为龙泉山脉,它是成都平原的东界,全长约为200千米,宽约10千米,海拔大约在500-1000米之间。按照我国传统堪舆理论,昆仑山是万山之源,而龙泉山是中国主龙脉昆仑山分三大支后的震龙一脉。龙泉山属于东山,虽不算高大,也是中国山川的主龙脉之一。

龙泉山脉是成都到川东的必经之路,并且山中有多条小道连通山脉的东侧和西侧,因此,龙泉山脉并非成都平原与外界交通的障碍,反而将沱江与成都之间的区域联为一体,因此,我们将平原东侧的扇形地域和龙泉山脉及其以东地域全部视为东山地区。此时,东山已不再是某一座山,是一个区域的泛指。

如果说成都平原密布的水系是大地母亲的乳汁,那么,横亘在成都平原东西两廊的龙门山系和龙泉山系就是大地母亲宽广而温柔的胸怀,将成都平原紧紧地拥在怀里。

从卫星图上看,龙泉山像一条幽深的峡谷,因为海拔较低,没有终年积雪的可能,所以这条蜿蜒狭长的山廊是葱绿的,它被沱江、石亭江、湔江、青白江、毗河、府河、江安河、西河与大南河包围着。在江安河和西河之间,一条粗壮而丰沛的水网从龙门山一直向东,它和龙门山以及更偏西的邛崃山脉中呈雪花辫状的雪峰群,构成了这张卫星图上最壮丽的景观。

如果把航拍的镜头下降到500米的高度,龙门山系和龙泉山系以及它们各自覆盖的城镇开始变得千姿百态起来,龙门山浓厚的绿色和龙泉山清浅的绿色像一个画师的有意调配,以让它们能够既有依附,又能相互吸引。路网是画师魔法一般在苍翠大地上点缀的线条,穿插延伸,看不到尽头。它们和那些乳汁一般的水网,构成了通向外部世界的两大主要通道。

这个镜像之下,更多是细致实在的生活场景。市集、林盘、农田之中,或散点、或集中的高楼和农舍,既错落有致,又色彩缤纷。大桥卧波,纤云弄巧,秀挺出众的大树和成片成阵的花田,是蜀人在广袤大地上织就的一块锦绣。山水共生的城市里,是生生不息的烟火人间。

"东山"是如何形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