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typename /]

为茶站台的东坡兄弟,如何在大宋朝廷掀起风云?

[发布时间:2019-11-18]  

为茶站台的东坡兄弟,如何在大宋朝廷掀起风云?

元祐元年(1086年),苏轼还朝,初为起居舍人,也就是"掌记天子言行,制诰德音,四时气候,四方符瑞。"(《宋史·职官志》),过起了"上樽日日泻黄封,赐茗时时开小凤"的生活,常常有皇帝和太后的赏赐,喝的茶越发精致。

他在做中书舍人和知制诰时,每天要代表皇帝、太后发布各种奖励、慰劳、赏赐的文件,叫做"口宣"。查检《苏轼文集》,涉及"茶药"的"口宣"超过了30条,可见,茶在当时宋朝内政外交、士民生活中,扮演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

无上尊荣的背后隐藏着随时袭来的危机,苏轼危立魂惊之中,竟然思考起"收身早晚回"的问题来。黄庭坚送双井茶给他,劝他抽身而出,归隐山林。苏轼似乎被说服了。但后来,苏轼苏辙兄弟,还是先后为"茶"站台,甚至一度把自己的人生境遇与为"茶"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

为茶农站台引发的"乌台诗案"

有关茶农民生问题,苏轼坚决站在了茶农一边。

熙宁、元丰年间,一群苛酷之臣经营四川茶马,变本加厉,到元祐元年秋,即有人上奏朝廷,言"陆师闵茶法为川陕所害,廉奏罢其太甚者"。苏辙元祐元年官右司谏,是年七月二十四日疏《论蜀茶五害状》。

"乌台诗案",苏轼身陷囹圄,苏辙上《为兄轼下狱上书》云"臣闻困急而呼天,疾痛而呼父母者,人之至情也。臣虽草芥之微,而有危迫之恳,惟天地父母哀而怜之"一语,即震慑于心,而同其情。但是苏辙当时所救者,至亲兄长。今天我们再来审视这篇《论蜀茶五害状》,发现苏辙的胸襟,由爱一人及爱天下人,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苏轼当年怜农,遭遇"诗案",然苏辙之同情西蜀茶农,与苏轼异曲同工。宋之后,为三苏所立祠者遍布,香烟不断。

被苏辙痛批残民害政的茶交易

"右臣伏见朝廷近罢市易事,不与商贾争利,四民各得其业,欣戴圣德无有穷已。唯有益、利、秦、凤、熙河等路茶场司以买卖茶虐害四路生灵,又以茶法影蔽市易,贩卖百物。州县监司不敢何问,为害不细,而朝廷未加禁止。"好政策便民、利民,坏政策残民、害民。苏辙坚持认为王安石的市易法造成茶场司以买卖茶虐害四路生灵,影蔽市易,乱法乱政,为害不小。

接下来,苏辙陈述川陕四路中榷茶的历史,着重指出,淳化年间横征暴敛,造成茶贩王小波、李顺"因贩茶失职" ,于是"穷为剽劫,凶焰一扇,两蜀之民,肝脑涂地,久而后定",给朝廷带来无穷之灾。"近岁李杞初立茶法,一切禁止民间私买。然犹所收之息,止以四十万贯为额,供亿熙河。"苏辙在文中提到从川茶中"掊取"的收入,送到熙河的前线去了。

茶法的执行也是"害民之余,辱国伤教,又有甚者" ,知州、通判、诸县令佐,本来其职分是按察吏民、抚字百姓的,却与贩茶专营者相互勾结,共同分利。监茶之官,发运茶一万驮就可升职,知县完成任务也减去三年磨勘。这样的结果就是"贪冒滋章,廉耻不立",苏辙非常痛恨这种把"国之名器轻以与人"的现象。

他还说"造立茶法皆倾险小人",残民害政。苏辙条清缕析,事实论据,对比说理,无可辩驳:盗贼窃钱二贯,只判刑一年,给抓捕者赏钱5钱;百姓用八百钱买茶40斤,就判刑一年,给抓捕者赏钱30贯,这种判罚明显不公平。在运输上,涉及军事机密以及重要的盗贼的文件,特快专递每天规定400里,马递日行300里,如果违限两天,判刑一年;"今茶递往还,日行四百里,违一日,辄徒一年" ,这种针对茶叶递送的立法比传递军事机密还要严酷,其结果是:"但以远民无由申诉,而它司畏惮,不敢辩理,是以公行不道。自始至今,十余年矣。"

官榷对蜀茶的第一害:害的是茶叶种植户。其一,益、利路所在如邛州、蜀州、彭州、汉州、绵州、雅州、洋州、兴元府三泉县等地,都是种茶为生。自官榷以来,采取"重法胁制,不许私卖,抑勒等第,高秤低估"等手段,造成茶业价格逐年递减,现在已经减少到原价的一半了。茶官又于每年秋籴米给茶户,往往高估米价,强糴给茶户,说是"茶本"。等到来年春茶采摘,茶户纳茶的时候,常常低估茶价,又以大秤称量,茶户又遭损失,这就是"青苗茶"。茶叶专卖,又巧立名目榨取钱财,如"牙钱"、"打角钱"之类,以至征收到五分以上。商人们自然不肯多出价钱,其结果又把损失转嫁到种植户身上,以求易售。还有,茶叶未实行官榷时,种植户常常会采摘晚茶,称为"秋老黄茶",不限早晚,随时即卖。但是官榷之后就不收"秋老黄茶"了。官不收,种植户只好私卖,私卖就犯王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