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typename /]

秦穆公究竟算不算"春秋五霸"之一?

[发布时间:2019-11-23]  

秦穆公究竟算不算"春秋五霸"之一?

秦穆公"种瓜得豆"

"春秋五霸",名头响亮,可究竟是哪五位霸主?历来人言言殊,说法各异。其中比较通行的名单有两份:一是指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另一说是指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夫差、越王勾践。而在这两说之中,似乎又以第一种说法为更多的人所认可。

虽说都是霸主,但是,这五人的分量,也就是说,其霸业成就及影响却不可同日而语。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可以算是一个档次,他们号称霸主,当属名副其实。而宋襄公被列为五霸之一却颇有些不伦不类。他的高雅贵族风度,固然让人肃然起敬,可他的那份儿霸业,则难免叫人啼笑皆非。世俗是势利的,只以成败论英雄,泓水一仗,他大败亏输,出尽洋相,以至于成为千百载来够"厚黑"或不够"厚黑"芸芸众生挖苦嘲讽的对象。如果靠这种表演居然能跻身于五霸的行列,那么,多少有些滑稽、有些荒诞,宋襄公他九泉有知,恐怕也会是受宠若惊了。

至于秦穆公,则是一个异类,换句话说,他属于不尴不尬的角色。说他不济吧,可他在当时的国际大舞台上活跃得很,又是"勤王",又是"盟会",知名度、出镜率一点也不逊色于其他人,更何况他也曾"灭国十二,拓地千里,遂霸西戎"(《史记·秦本纪》),为秦国在春秋战国期间的雄起,作了非常扎实的铺垫,多少混出个"霸主"的模样。可如果真的把他算成是霸主,却似乎又不是那么一回事,毕竟他没有像齐桓、晋文、楚庄那样,一本正经地充当过中原的霸主,他的事业局促于西北一隅,从来不曾达到过光辉的顶点。相反总是笼罩在晋国霸业的巨大阴影之下,只好在当时上演的争霸大战中,敲敲边鼓,跑跑龙套。总而言之,秦穆公在当时更像是搅局的角色,把他列为"春秋五霸"之一,或许比较勉强。

秦穆公之所以没有能成太大的气候,固然有种种客观因素的制约,在他出道的时候,齐、晋、楚已俨然蔚为大国,中原这块大蛋糕基本已被它们抢先分割完毕。秦国长期僻处西北一隅,中原诸侯"戎翟遇之",先天不足,后天失调,想要入局并充当龙头老大,困难之大,可想而知。然而,这并不等于说,秦穆公一点机会也没有。如果战略高明,战术对头,"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秦穆公还是可以有一番大的作为的。问题的症结,看来还是出在秦穆公自己的身上,是他战略眼光的短视、战略举措的失当,直接导致了其雄心勃勃的争霸企图成了"水中之月,镜中之花"。

秦穆公在位前后39年,平心而论,他为秦国的崛起与发展,还是力所能及做了不少的工作的。他四处延揽人才,打破常规,任用百里奚、蹇叔、由余、邳豹等一群贤能。扎扎实实发展经济,大刀阔斧扩充军备,今日东征,明天西讨,使得秦国的势力迅速扩展到渭水流域的大部分地区。总之,秦国在他的领导下,虽然不能跻身为世界大国,但终究算得上成了地区强国。

"人心不足蛇吞象",秦穆公也不例外。拥有了比较雄厚的资本,他自然要企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去成就更大的功业。这功业就是带领秦国走出狭窄的关中地区,东进中原,称霸诸侯。尽管秦穆公也知道要做到这一点绝非一件容易的事,但他却不甘心就此淡泊寂寞,偏居西隅,给边缘化。他相信事在人为,决心尽最大的努力,来使自己的宿愿变成现实。

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秦穆公的战略措施跟他的战略目标是完全南辕北辙的。照着秦穆公自己的如意算盘,秦国东进战略步骤应该是:先想方设法同晋国搞好关系,对晋国的政局施加影响,通过缔结婚姻、提供援助等手段,逐渐控制晋国。一旦在这方面得手之后,再大兵出崤函,从容图霸业,指点江山,号令天下。

于是乎,他便趁着晋国内部发生骊姬之乱、政局动荡的机会,加大力度干预晋国内部的事务,操纵晋国国君的废立。先是派军队保驾护航,把晋惠公扶持上台,尔后又默许晋怀公继位,可是这两位受保护者都不尽如人意,位子刚刚坐稳,羽翼稍稍丰满,便神气活现起来,将秦穆公晾在一边,晋惠公更是忘恩负义,撕破脸皮与秦穆公作对,出动军队在韩原与秦国干上一架,两国之间的气氛完全给毒化,使秦穆公原先的计划统统泡汤。

与其将错就错,不如改弦更张,于是秦穆公决心中途换马,重新物色代理人。具体的做法,便是提供军事援助,进行武装干涉,帮助长期流亡在外的公子重耳返回晋国,从晋怀公的手中抢过政权,成为晋国民众的新主子,是为日后大名赫赫的晋文公;同时,秦穆公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又把自己的女儿文嬴下嫁给晋文公,延续所谓的"秦晋之好",希望借助政治联姻的途径,笼络住晋文公,让他成为秦国争霸中原事业中的一颗过河卒子。秦穆公的想法很单纯,也很天真:"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打从这儿过,留下买路钱",你晋文公既然受了我的大恩大惠,加上大家又有这么一层翁婿关系,难道可以知恩不图报?常言道:"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你晋怀公总得多多少少买我的面子,替我办点实事吧!